新笔趣阁

首页 足迹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妻宦 > 第十五章 探病

第十五章 探病(1 / 2)

霍晚亭怔怔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渐渐的往里走,眼眶却微微有些湿润。

盛府其实并不大。无论是规模还是样式都是京最普通不过的,因当今陛下喜爱登高,常常登高远眺,览京之景,去岁陛下刚刚登基的时候,夜登瀛台,看见户部尚书箫秋时的宅子在京别具一格,格外显眼,华丽堪比王府,立刻命人彻查,最终查出箫秋时贪渎的事情来。

当时的郑阁老因此也被牵连罢官,才有了霍靖入内阁之事。

因而京的官员置办宅子都不敢太过,越是普通越好,盛衡也是如此。

乐终明显感觉到了她有心事,并且心情低迷,连忙开口打破了这份沉凝,道:“霍小姐头一次来,奴婢就为小姐讲讲这府上的风景吧!”

“不必了!”霍晚亭低头,压下心的异样,但是无论怎么隐藏,声音都有些嘶哑,她佯装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上的团扇,一边催促:“走快些吧!”

“好!”这下乐终不废话了,一行人沉默又快速的到了盛衡的居所。

她从前初次进这屋子的时候,以为自己是进了一口棺材里面,盛衡的屋子里黑漆漆的,全部用遮光的黑布盖着的,透不进一点儿光亮。

平日里也不开窗,再加上一股药味,实在是闷的难受,宜珠站在门槛犹豫的往里探了探头,咽了一口口水,抓住了霍晚亭的衣袖道:“小姐,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霍晚亭安抚性的拍了怕她的手,直接提脚踏了进去,里面一众太监纷纷在一瞬间抬起了头看向了她,目光里面满是好奇之色。

乐终连忙挡在前面小声问道:“督主醒了吗?”

“还没!”

乐终点燃了蜡烛,屋里突然明亮了起来,眼前的景物都隐隐绰绰映入眼帘,才小跑到了前面推了推还在沉睡的盛衡道:“督主,督主,霍小姐来了!”

霍晚亭靠近了盛衡的床边,见盛衡趴在床上,露出的半边脸惨白如死人,还发着虚汗,被乐终推了两下,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正欲发怒,却看见了霍晚亭,眼眸亮了亮。

霍晚亭又上前了几步,距离他更近,已经挨到了床边儿,看他这副虚弱的样子,心越发的愧疚,若不是被自己牵连,哪里会受到这样的责罚。

“郎怎么说的?”

“督主是风寒入体,又挨了板子……这会还发着高烧呢!”

霍晚亭伸手摸了摸盛衡的额头,烫的吓人,在盛衡微微迷茫又明亮的目光之下,心一悸,手指忍不住颤了颤,连忙又往回缩,却突然被盛衡伸出的手抓了个正着,她的脑海瞬间空白一片,张开嘴,颤声道:“放……放开我!”

“不……放……”盛衡的眼睛微微眯起,脸又往她这边转了转,嘴角翘起的模样,竟然有几分孩子一般的纯真,像是抓住了自己心爱的玩具舍不得撒手。

乐终看见盛衡这副模样,感觉浑身一凉,连忙转身把屋所有的小太监全部驱散了个干净,自己老老实实的立在门口,擦了擦冷汗。

督主果然是烧糊涂了,病的不轻,他伺候了督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遭看见督主这副模样。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