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首页 足迹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 783 雪中行军

783 雪中行军(1 / 2)

“这里是陆军第八师团的步兵第五联队第二大队,我是大尉神成文吉……任何单位,收到请回复!”

“……行军第四天,队伍终于回到了正确的前进路线上……可是,我们已经没有任何体力继续前进了……”

“我看到了,无数暗藏在风雪中的身影!我的耳边充斥着‘我要吃他的手’、‘放心人人有份’、‘那只脚归我”的低声呢喃……”

“无论那是什么,它们在等待,等待着分食我们冻僵的尸体!”

无视了车厢内慌乱诡异的气氛,“神成文吉”的无线电继续自手机内传出。

“我是陆军第八师团的步兵第五联队第二大队大尉神成文吉,这是我最后一次通过无线电呼救,之后我将命令剩余的30人就地解散、各自逃生……”

“任何收到这条无线电通信的单位……不必尝试回复,请立即将情况告知东北陆军大本营,请求搜救……”

到这里,来自“神成文吉“的无线电通讯,戛然而止。

“……”

整趟列车再次恢复了宁静,众人依旧沉浸在“神成文吉”那一天比一天愈加茫然、绝望、疯狂的情绪之中。

“我想起来了!这附近不远,就是八甲田山……”

过了半晌,藤原拓海所在的车厢内,那名操着青森口音的中年男子猛地将布满冰霜的手机远远丢到过道对面,发出了痛苦的哀嚎:“我们,一定是遇到当年山难那支‘雪亡魂’了!”

“雪亡魂?八甲田山?”

听见男子的话,站在藤原拓海身旁的几名队员略一思索,随之变了神色:“他说的,难道是‘八甲田山难’……”

八甲田山难,是日本近代史上最大的山难事件、雪地行军史诗级反面教材,曾在维和部队服役过的他们,自然曾复盘学习过。

1902年,日本陆军第八师团210人的联队在青森县出发,前往八甲田山执行行军演习。

原本计划为期两天、距离二十公里的演习,却直到第五天也不见这只队伍返程的踪影。

察觉不对劲的日本陆军,前后共派出一万多人的救援队,进行了为期十一天的搜山。

最终,210人的队伍只救回了11名幸存者,其中有一半以上截肢。

据说,带队的神成文吉大尉被发现时,整个身体已经冻成冰块埋在雪中,医护人员根本无法把应急药物穿透皮肤注射到他体内。

通过舌头注射药物后,神成文吉短暂恢复意识,模糊地说了句“埋起来,它们就没法吃我了”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由于此次演习之惨烈,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连明治天皇也颁下了御旨安魂。

这支队伍在暴雪中到底经历了什么,至今仍是个迷,只能从神志不清、截肢的幸存者口中,获知一些零碎的线索。

虽然后世对这场山难进行了大量的分析,指出了拒绝本地向导、防寒装备不充分、雪地生存经验浅薄、突遇暴风雪等等各种原因,却依旧不能掩盖210人的队伍在两天二十公里的行军中全军覆没的荒谬事实。

“所以,这通‘无线电’是来自山难军队的亡魂吗?”

听完关于这段惨烈历史的介绍,藤原拓海小腿抖得更加厉害,浑身不断绽放出细碎的小金菊。

“可是,青森这条新干线运行这么多年,没有过任何异常的记录,为什么现在会……”

各位乘客,请相信乘务组的专业素质,不要擅自离开车厢,附近是无人的山区……滋滋滋……踏着冰在雪中进军,哪里是河哪里是路,我都不知道!

女性乘务员的播报突然终止,变成了无数男子低沉沙哑的齐声歌唱。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