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首页 足迹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春秋大领主 > 第812章:必有四晋归一雄心

第812章:必有四晋归一雄心(1 / 2)

https:///>熊招的心态很复杂,一方面是对偶像那边的强悍早有预料,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兵力的损失心中滴血,认为自己还是不够重视汉国,才有了这一战的惨痛教训。

其余封主的部队损失会让熊招心疼,达到心里滴血程度的是“左右广”只剩下三千不到。

一名“左右广”的士兵需要花多少资源来进行武装呢?别的不用说,穿在外面的一套精装皮甲,价值应该能达到一名小贵族的一两年产出的总和,里面还有两层甲胄也是有点价值,再来就是那面盾,还有一柄短戟,一副弓以及一囊箭。

用经济数据来说话,五千“左右广”丢在战场之上,一下子让楚国两三年的税白收了。

仅仅是装备的损失其实还好,未来多收重税一年的时间也就补上来了,打造装备需要费点力。

主要是一批精锐的士兵没了,哪怕楚国再怎么人口众多,真心不是那么好挑选出五千名称得上精锐的兵源啊!

楚国君臣一片愁云惨淡,一众小弟看着却是要好上一些。

小弟嘛,跟了谁不是还当小弟?必要的时刻,及时换个带头大哥就好了。

作为老大,尤其是像楚国这种老大,他们当惯了大哥,怎么可能会去当别人的小弟?尤其是楚国和中原列国的各种习俗以及规则根本不一样,不止是心态上接受不了,连带各方各面也很违和的呀。

“臣有罪!”蒍子冯低着脑袋跪在了地上,使人无法看清楚脸上表情。

熊招嘴巴张了张,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做出怎么样的处置。

楚国有“败军杀将”的传统,哪怕是令尹率军出征落了个惨败,一样需要用死亡来给楚国国君以及万众一个交代。

其余的战败?只要不是败得太惨,闹出太大的笑话,或是遭受到的损失过于惨重,楚国也不是每战败一场就要让统兵将领自杀。真的是这样,楚国有多少统兵大将够死的?

刚才的那一战无疑是惨败,并且楚军还败得非常难看,一下子折损掉三万多战力不提,最为重要的是使得士气原本旺盛的联军出现了心态上断崖式的雪崩。

不管干什么,心态都显得无比重要!

哪怕是装备比不上,战斗力也差劲一些,能够对己方获得胜利深信不疑,有十分的战斗力都能发挥到十二分;反而言之,有再好的装备,战斗力本身也强悍,认定必输无疑的话,交战那时十分的战斗力能发挥一半都算是好了。

蒍氏是大族,不止在楚国显得很庞大,以当今时代而言,可能也就略输原先晋国有限的几个卿位家族。

熊招看着跪在地上的蒍子冯,说道:“不谷,应该如何处置?”

那个“不谷”是什么意思?一般是楚国称王之后,国君的一个特定用词,会在心态傲娇或恼怒的时候使用。

君王提问应该怎么来处置有罪之人?代表内心里也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进行处置。

旁人要是想力保,肯定要马上给戴罪之身的人找理由,戴罪之身的人也能赶紧表演一波自救。

不知道是还处在被汉军远程攻击能力强悍威慑心神的状态,或是蒍子冯的人缘太差,反正没人站出来为蒍子冯说好话。

即便是有人想要帮蒍子冯说好话,蒍子冯统兵败得着实太过于惨不忍睹,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开脱的理由吧?

蒍子冯先站起来,又重复对熊招行了一次大礼,随后再行躬礼,转身走出了大帐。

没有一小会,有人进来汇报,说是蒍子冯自裁谢罪了。

熊招已经知道会是这种结果,表演了一下下痛失爱将的态度,才问道:“如今奈何?”

蒍以邓站出来,说道:“免战之期可有三日,三日之后或战、或退?”

楚军高挂免战牌,汉军也守规矩不再进攻。

免战牌只是处在劣势一方能够喘息几天的工具,并不属于绝对的保命符。

停战期限结束之后,看挂出免战牌的一方是想投降输一半,还是继续打,又或者想花招撤离战场了。

没人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蒍以邓。

刚才蒍子冯自裁,再有蒍以邓站出来,大家伙其实已经接收到信号了。

想来,蒍以邓是要洗刷属于蒍氏身上的耻辱,使得原本想要建议退兵的人需要思考自家能不能扛上蒍氏,不敢再轻易表态。

有那么一个人能做主,熊招完全可以对继续作战或撤兵一言而决,只是他一时半会需要琢磨的事情太多,无法在短时间内拿出决议。

“如若再战,胜固可喜,败之如何?”熊招发出了灵魂一问。

长久沉默的公子午说道:“王上,臣以为汉军当不再以箭雨逞威。”

熊招不是那么好奇地问道:“为何?”

公子午说道:“箭矢制之不易,汉新兴之国也,即便经年不战留有库存,此番救范而非本国有生死存亡之危;再则言,汉非范、荀、韩之辈,臣料汉王定有‘四晋归一’雄心。”

哪四晋?从晋国分家出去的汉国、范国和荀国,还有后面玩取而代之的韩国。

他们一开始可能会安分守己,等某天哪个国家强盛了,不免会心生吞并“同为一源”的国家,完成小范围的“大一统”,也就是所谓的“四晋归一”了。

公子午又说道:“天下大一统之说,虽无凭证出自汉氏,臣以为当是无误,乃有‘四晋归一’之说。”

说实话,熊招对“大一统”非常感兴趣,加速了楚国吞并陈国、蔡国、沈国和吴国的操作,要不然其实应该还有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这个“大一统”对有为之君无疑是深挖不绝的宝藏,不但能够完美的阐述一名有为之君的野心,还能对所作所为进行美化。

曾经的列国一再骂楚国,其中就包括楚国吞并的国家着实是太多了。有了“大一统”这个论点,楚国干的就是一件“自己好,大家也能一起好”的美事,不再是单纯为了扩张而扩张的残暴举动。

说者可能无心,听者却是有意。

熊招心中一动,环视了神色各异的众人一圈,说道:“寡人决议再战!”

想再继续阐述观点的公子午明显有点懵逼。

公子午的话还没有说完,先前那些话听着像是力主再战,其实只是为后面的撤军建议埋伏笔。

这一下,伏笔还没有得到延伸,一下子将所有人给埋了进去?

按照公子午的想法,既然汉国有吞并范国、韩国和荀国的野心,他们这一战已经处在劣势,该玩的就是撤军回去,再寻求与范国达成和解,此后一再使劲干扰汉国,不使汉国能够成功吞并范国、韩国和荀国的机会。

现在是怎么回事?公子午话没讲完,那些话到底让熊招想到了什么才决定继续打???

热门推荐